【又一单!】废料乱倒住宅沟渠,镇居民心慌慌!

SHCJ 2019-03-14 21:19:50 大馬新闻

有目击者拍到一辆黄色油槽车,擅自打开没上锁的国能高压电缆保留地篱笆门,于光天化日下把罗里开入倾倒工业废水。?

(巴生14日讯) 柔佛巴西古当毒废料污染事件伤者于周三增至566人,成为全国瞩目的环境公害;然而,在这风头火势之际,巴生却有不肖业者,胆敢于光天化日之下,于今日下午1时30分雇用一辆油槽罗里,把散发类似臭油味、令人欲作呕的黄褐色疑似工业废水,倾倒于巴生永安镇住宅区的大沟内,令当地人心惶惶!

揭露此事的巴生社会工作者陈彼得,第一时间把事亲经过和照片及视频,上传至其管理的“人民之声行动队”脸书专页,引起网民争相转发和留言谴责,陆续引起多家媒体跟进报道,显示环境公害成了全民公敌。

黄褐色的工业废水,流入永安镇国能高压电缆保留地的滞洪池内。

也是永安镇居民的他,今午在住家旁召集邻里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,不肖业者往永安镇沟渠倾倒工业废水其实已是第二宗,第一宗估计于两周前的2月28日晚上或3月1日凌晨发生,因其邻居于1日上午8时许,向他申诉沟渠出现黄褐色液体,唯异味不浓烈,相信经过一段时间后已淡化。

陈彼得怀疑,连续两宗事件都在同个地点发生,有理由是同一名不肖业者所为。

他说,目击者今午发现倾倒废水的油槽车司机,貌似约40多岁的华裔中年,把罗里开入没有上锁的国能高压电缆下的一段保留空地,直接把不明废水倒入大沟后,流经住宅区和保留地的两个滞洪池,使得沟水呈颜色浓重的黄褐色,再顺势流入巴生河,散发的气味足以令人感到头昏脑胀。

他透露,事件是由一名住在永安镇的前市议员发现和通知,由于他人在外头,之后便接获记者的询问,赶紧从外头“飞车”赶回,意图拦截破坏环境的油槽车司机,唯油槽车早已离开,他唯有循着油槽车胎痕和透过逻辑推算,往该油槽车有可能而去的方向而追,可惜没有收获。

倾倒工业废水的空地现场,尚留下许多散发异味的不明液体。

“我通知了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此事,希望有关当局迅速采取行动,当地国州议员也应深切关注和跟进。”

他不排除,在希盟政府上台后,官员对非法化学废料严厉执法,特别是巴西古当毒废料污染事件的发生,使得暗藏有关废料的业者担心遭取缔对付,而赶紧悄悄把工业废料用不正当手法倒掉。

倾倒工业废水的现场留下一些不明泡沫,令人感到担忧。

谢润莲:赶紧紧闭家里门窗

“我今天下午接到儿子打来电话,通知陈彼得告知屋子后方有人倒油,我马上开住家后门,发现到沟渠内的油很多,而且闻起来很臭。我于下午1时32分发现到一辆正准备离开的油槽车,但来不及拦下司机。

谢润莲(67岁,巴生永安镇居民)

我很怕巴西古当的毒废料污染事件在巴生住宅区上演,现在这事情弄得人心惶惶。

我发现,在沟渠被倒了不明废水后,空气中一直有一股难闻和不舒服的味道,只好赶紧把家里的门窗紧闭,不让外头的异味飘入屋内。

这里的邻里居民都和陈彼得保持紧密联系,一有事情大家便会马上照会,互相通报。”

邓丽金(74岁,永安镇居民)

邓丽金:油漆的味道

“我家一路来开着窗口以便通风,但今天闻起来味道很重,不敢开窗口,我还以为是工人在油漆的味道。

我会担心被倒入沟渠的废水,毕竟巴西古当的环境公害已造成多人受伤,我会担心自己住的社区也不安全。”

陈金莲:担心影响小朋友健康

“我有听邻居说起有人来倒废水进沟渠的事情,但当时我要照顾哥哥的孙女让她睡午觉,不懂屋子后方发生什么事。

由于家里有小孩同住,就连大人闻到都很不舒服,更何况是身体抵抗力不足的小孩,加上风向把废水的异味吹入屋里,我担心会影响小朋友的身体健康。”

掌管雪州环境、绿色工艺、科学、工艺、革新及消费人事务的行政议员许来贤受询时透露,他已指示雪州环境局主任调查此事,并矢言州政府对所有环境公害事件决不妥协。

陈彼得指不肖业者倾倒的工业废水将污染环境,尤其巴西古当的毒废料污染事件为前车之鉴,导致人心惶惶。?

整条沟渠在工业废水流经后,成了黄褐色一片,情况骇人。?

尽管经过一段时间,但大沟内的工业废料颜色仍无法褪去,令人担心流入巴生河后污染水源。?

流经巴生永安镇住宅区的大沟,于两周内二度遭人倾倒不明工业废水,散发足以令人头昏脑胀的异味。

↓ 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 ↓